雪之花火

突然想写点什么

最近天天做梦,就想写一个刀男和婶婶的故事,就当是记录一下梦境。
emmm……时间线可能会很混乱,一会儿是现代一会儿是民国还有一会儿是古代的那种。
绝对不会完结。
不要脸的打tag

如果你家有鹤球,请确定他不在你周围
哈哈哈数学期末考答完卷各种不务正业甩了一只鹤球版的鹤差点笑出声
监考老师懵逼地看着我笑成狗

来自作为近侍的某鹤:我家婶婶最近抽疯

鹤丸国永最近很方。
他家婶婶一言不合就找他茬。
都怪物吉贞宗。
婶啊!刀装真不是我扔出去的你别揪我耳朵啊!
哎哎哎!别薅我球!秃了秃了ヽ(゚Д゚)ノ
幸好,最近炸的都是小狐丸的刀装。这一点让他满心愧疚地笑出了声。
哈哈哈小狐丸你也有被揪耳朵的时候!(≖‿≖)✧
(是的这是一个很宠小狐丸的婶婶)
还是上下一起揪!
(其实那只是你婶婶身高不够找个东西拽着?)
不过婶婶更在意的还是自己呢,上次自己被打重伤婶婶都哭了呢(〃'▽'〃)

既然婶婶想要物吉贞宗,
我一定会把他带回来的。
所以别哭啦婶婶,乖哟。

当你问刀男对自家婶婶的印象

就是随便一扯我家刀。。

鹤丸国永
大概是每天被我吓到后喊着要换近侍但从来没有行动过,修复的时候会念叨着时间比锻刀还长但从来没有刀解我?
(是的我就喜欢鹤球)

山姥切国广
每次刷到我的时候都一脸崩溃说自己没有这个意思。。?

小狐丸
一看到我就很想锻三日月宗近。。不知道为什么。。。

笑面青江
看见我就跑

和泉守兼定
她喜欢让我喂马。
还让国广盯着我。

堀川国广
每次看见我就会抱怨没有洗衣番。。?
一看到我和兼先生站在一起眼睛都会发光。

加州清光
总念叨着要买和我同款的指甲油。。说感觉很可爱!还说很喜欢我给狮子王涂的指甲油呢好开心o(*////▽////*)q

大和守(不)安定
喜欢安排我和清光切磋。
特别喜欢。
似乎很喜欢冲田君。。。



我就试试手
可能有后续?

不知道是哪位大大写的文字,没有要授权,有必要的话立刻删!

淡定地毁了启副(。•́︿•̀。) 求不打死

所以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ó﹏ò。)